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爱在不言中(我的母亲2)  

2010-02-26 15:1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耄耋漫记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爱在不言中(我的母亲2)

我小时开始能记事的那一刻,已家住南京。父亲在政府部门当职员,一家在外租房居住。大哥上小学,我可能也上一年级了。那天,妈妈坐在堂屋里做针线活,我坐小板凳,扒在椅子上,做作业。两人都默不作声 。我忽然抬起头问妈妈:“妈,梨字怎么写?”妈妈放下手中的针线,也没说什么,只在一张纸上,端端正正地写了一个“梨”字。

尽管家里请有保姆,但做饭做菜,仍是她亲自下厨。精美可口的徽式佳肴,都是我们喜欢吃的。每天清晨,她还要起早,亲自做两个“溏心蛋”,让父亲吃了去上班。到星期天,父亲常常带领我们一家,到公园或者其他风景名胜区游玩,上馆子,吃点心,她也都端庄大方地跟随着。天天如此,一切都在默默之中,无比的祥和之中。

忽然,灾难降临了。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父亲只身入川,母亲携我们兄、弟、妹五人,返回泾县桃花潭畔的老家。她又默默地清扫好尘封的老屋,开始了农村家庭主妇一年四季的忙碌。我家田地很少,但母亲是小脚,大哥又在外上中学,只我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能开始 帮着家里做些事。妈要出外干点农活,往往都是我随着,边学边帮着干。家里的菜园,锄地浇水,我也都学会了。她好像从不一定要我去做什么,或阻止我做什么。而我也好像不用她说,就自己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家离大河和小溪都比较远,先是小桶挑,后就干脆硬挺着换了大桶,每天把厨房缸里的水,挑得满满的。春天,上山拔笋、采蕨菜。午季、秋季,下地收割作物。我永远记得,为了要把收获的菜籽换来菜油,我总是随着她,挑着菜籽去五里外的油坊,然后再挑着菜油回来。我永远记得,那陡峭的板壁山,那轰鸣的瀑布,那不停的沉重的榨油声,还有那山麓寺庙里的女尼“万姑”和她的素斋。········

大概是我十四、五岁 那年,抗日战争到了艰苦阶段,川皖交通、音信断绝,一家六口的生活,发生 严重危机。妈妈是个从来不叫苦的人,一天,忽然竟独自躺在靠椅上,嚎啕大哭了。哭的是那样悲伤,绝望。我也中途辍学 。但最困难的时候,却是我们家庭最有合力,最讲互爱的时候。大哥去当地小学教书。我虽然只读完初二,也到邻村的一个初小,当了“小先生” 。以后,我还摆过刻字摊,自制并推销过土卷烟。我第一天在本村的小街上刻字,就有了生意和进账。收摊后,顺便在街上买了一条鲜活的大鱼带回家。当晚,妈妈就把它烧熟,端上了餐桌。

由于想象不到的原因,抗战胜利,没有给我们家庭带来喜悦,而是带来了母子分离。先是,大哥和我要离开桃花潭畔的故乡了。妈妈亲自把我们两送到大河边,渡船口,并长久地望着渐渐远去的儿子的身影。1947年,我在南京读高中的时候,曾经在月下的清凉山 ,独自惆怅遥望;曾经在看过淘金、白杨主演的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后,痛哭流涕。而就在此时, 忽然收到了母亲辗转 带来的一套白土布中式内衣,但遗憾的是,没有信。我立即贴身穿上 它。我立即感觉到妈妈的体温,在温暖着、温暖着我的全身。

解放前后,是一个大动荡、大转变的特殊时期,我只身在外求学,前途未卜,未能及时给妈妈捎信报个平安,曾使她非常牵挂,这已成为我永远难以弥补的过错。但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我才看到当时妈妈写给大哥的一封信,信上有这样一句话:“还是椿儿不太记得母,从无安信给我,使我挂念他,做娘的心个个是一样爱。”注的日期是(1949年)“中秋日”。对我的过错,她并没有直接的过分的责怪。只不过是向大哥表示她对我的高度挂念,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言辞表达她对我的内心的疼爱。 其实, 在她发这信后不久,便已收到我寄给她的平安信和《革命工作人员家属证明书》。1950年,我在芜与静华订婚后,又及时将容光焕发的订婚照寄给了她。我相信,事实也是,这是当时我所给她的最大最好的安慰和关爱。 就在这年的秋天,我突然接到母亲病重的电报,当我徒步走了两天多才赶到故乡家中时,亲爱的母亲已在前一天黯然长逝。伴着她的,只有妹妹和小弟二人。

母亲与我们永别,不觉已六十年了。我远在江城,遥望故乡,让我向那老屋后的青山,向石砌的坟茔和矗立的墓碑,向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女性,査氏宗族的好女儿,万余厚堂的功勋母亲,旧社会的牺牲者,大声地但已晚喊六十年地遥喊一声:“妈妈!我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