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桃花潭畔是我家(3)  

2010-03-24 20:4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村轶事

桃花潭畔是我家(3)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桃花潭畔是我家(3)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万村,是一个古老的山村。仅从房屋建筑材料来看,我家的墙砖,就比现代的砖约要大两倍,当地人叫“庆砖”。“庆”,也许就是明朝某年号中的一个字或其谐音。房屋是 先竖木柱、木梁的架构,然后砌墙,以墙包柱 ,非常牢固 ,既防震,又防水。村落的地势虽然高,但每年洪水泛滥,大水都要进入屋中。据说1931年大水,人能坐在楼板上洗脚,而房屋却安然无恙。地震时,也只摇晃摇晃,不会倒塌。直至抗战期间,当地人仍是这样盖房。上梁,则是 盖房的重要和大喜日子,要请好工匠,择好日子,请酒放鞭炮,在梁上往下面观看的人群撒肉包子。

我回到老家的那年,才九岁,很快就适应了当地的生活习惯。“家住泾县城,水豆腐不离门”,一早起来,我就要拎一个小菜蓝,里面放一个大碗,上街去买水豆腐。需要时,还买一点酱油、醋等物。加上自家菜园里的应时蔬菜,大约在8时左右,妈妈便把上午的一餐正餐做好了。中午则随便吃一点锅巴、炒米之类的点心      。晚上又是正餐。厨房里有一个柴火大灶。烧锅时,要先用干茅草或松须引火,再放棍子柴,最后架硬柴。晚上,先点的是煤油灯。以后,因煤油较贵又缺乏,就改点菜油灯。这是一种最古老的灯。一般是铜的,下面大盘,上面小盘。中间一根支柱。小盘内盛油,放上一两根灯草,便可点燃。“家有千担油,不点双灯头”,不看书写字,不做事时,用一根也就凑合了。但菜油毕竟是供食用的,便再节省,改用“青油”(以一种做蜡烛的木本植物果实“桕子”的核榨的油)。夜晚一般不出门,要出门则打灯笼。每家都有一个贴着姓氏和堂名的红灯笼。在掌握时间方面,白天看太阳,照壁的影子就是时钟。黎明听鸡叫,夜晚听打更。村里有专门敲木梆子巡更的更夫。一般在二更天就该睡觉了。

这村子,仍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社会模式。街上,偶尔有挑柴卖的,或把自家种的菜、捕的鱼挑一些来卖的,但就是没有卖米卖油的 。必须自家用稻 到“水碓”去舂,用菜籽到“油榨”去换。自家如果没有或不够,就只得到有多余的人家去买。再去加工。“水碓”,是一种用流水推动大木轮而带动多个碓身,同时在多个石臼中舂米的碓坊。运稻、舂米既是重活,又必须有熟练技能,所以,像我家,也必须花钱请人,早上用独轮车把稻推去,晚上把米和糠推回。糠,则做养猪、养鸡的饲料。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所以,上半年是最忙的季节,既要忙田地,又要忙菜园。既要拔笋子、采蕨梗、摘野茶,还要煮晒成笋干、蕨梗干,炒成茶叶成品。有桑田的人家,还要忙养蚕。秋天是收获的季节,除主粮稻子以外,还有多种杂粮,都要收到家,用大摊簾、大竹匾翻晒。为了抢日头,避暴雨。“天上起了鲤鱼班,嗮稻不要翻”;“乌云拦东,晴不到中”······这类农谚,妇孺皆知。

到了冬天,该是休闲娱乐、敬神祭祖的时候了。东至前,看管祠堂的“小姓”(低“大姓一等的人),就开始忙碌起来 。各种生熟祭品,香和灯笼蜡烛,都要动用祠堂公有资金,一一准备齐全。族中,字写得好的,则到祠堂里,用大红纸写长对联,贴在每一根柱子上。然后,由“小姓”通知同族各家,由每家派男丁,在“冬至”傍晚,到祠堂祭祖。一应祭拜程序,都要听站在高凳上的年长司仪指挥。祭祀完毕,还要搬出所有族谱,分别由多个识字的人一本本念,直到念完为止 。第二天,原班人还要到祠堂去“食余”。即摆开多桌坐席,每席一个大锅,内盛用各种祭品烧的杂烩,大家饱餐一顿。像这样的祭祀,正月十五还要有一次,那是专门祭一个名曰“达老爹”的祖宗。一切与前相同。不同的是,这次要事先请人制作好用咸鱼咸肉等食品做的“花碗”,祭品全部是“花碗” 。待到清明节,还有一次集体出行“祭扫”。由“小户”抬着装有各种祭品的大木箱,从祠堂出发,大伙沿着一条既定的路线,到村外各处坟山,给一个又一个老祖坟 清除杂草,祭奠。到了一处,领头人便蹲在路口,向到场者发几个“铜版”,或者一份糕点。看来,“物质刺激”、“奖金”古来就有。

从正月初一到十五,祠堂前的广场上,是公许、公开的“牌九”场。这对村里的一般男人,是唯一可以纵情娱乐的时候。满场桌子满场人,“牌九“声,吆喝声,热热闹闹,熙熙攘攘。十五晚上,则是各族出动,大舞龙灯的时节。有一节节龙头、龙身、龙尾 都是纸紮而用木板托着的“板龙”。有整体蒙以薄纱而可以由众人舞动的“滚龙。都有一班吹、拉、弹、唱的人跟着。到谁家,谁家就得放鞭炮 接龙 ”。闹了一宵,到第二天,“年”基本上就“过”了。所谓“过了正月半,空坛又空罐”,各人家年前准备的种种“年货”,基本上已经吃完。青壮年们也该收收心,“一年之计在于春”啊!至于那些“龙”,特别是龙头,还得好好地保存在祠堂里。以后如果遇到大旱,还要把它请出来供奉在祠堂广场上,让它也尝尝烈日曝嗮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