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下长街13号(4)  

2010-04-16 17:3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复活

1950年,我与静华要订婚了。一介寒士,一个“供给制”干部,我能送她点什么纪念品呢?什么能表示我的心,而又不俗气,不寒碜呢?想了又想,决定买一方较好的石章。回来后,自己动手刻成阳文篆体“小华藏”三个字的藏书印。然后 又到书店,买 一本列夫·托尔斯泰的长篇小说《复活》,并在书的扉页上,用鲜红的印色油,盖上那方印。这就是当时我送给静华的唯一的订婚礼物。这份薄礼,这份我两共认为无价的薄礼,一直为我们所珍藏,与我们同命运。

直至家住到下长街13号后,尽管家里的东西,在辗转搬迁时,卖的卖,遗失的遗失,大半没了,但有些我们都认为无比珍贵、不能遗失的物品,包括那方印,那本书,和一藤箱其它中外文学名著,却基本上保全下来,并倍加爱护。

岂知,在那十年动乱的《疯狂世界》里(解放前有一首歌曲即此名),我们的珍贵藏品,却被洗劫殆尽。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街道上忽然通知我到居委会“学习”。我自然遵命去了。在那里磨蹭 两个小时后,回到家里。见房间里一塌糊涂,家中人正在又气又恼。他们告诉我,街道上“小混混”(芜湖土话叫“木浪子”)自称“红卫兵造反派”,来“抄家”。大脚踹在床上,翻箱倒柜,抄不到值钱的东西,便把一藤箱书和我的日记等物拿走了。真是使人火冒三丈,又无处喊冤。过去有偷书的贼,称“雅贼”。今天竟有明火执仗公然抢书的“雅盗”。这帮人加起来能识几个大字,能称得上、配得着“雅”吗!无奈之下,收拾残局,检点东西,一方藏书印,是他们不要的;一搭“ 两地书”,他们没找到。否则这帮人,还不把它拿回去看看。比偷窥人隐私,可要方便、过瘾多了。

从此以后,我煞费苦心地把劫后余生的“两地书”,东藏西藏,总觉得不稳妥。如果一旦又被他们拿去糟蹋,或当“手抄书”似地互传,岂不悔之晚矣。与其如此,不如自己忍痛先将它付之一炬。我以“挥泪斩马谡”似的决心,果断“焚书”。但,至今我仍后悔不已,“书信”无罪呀!

不知过了多久,离奇的事情又发生 。我家与住在楼下的繆姓画像老师傅家,一向客客气气,关系较好。他家大儿子金华,借来看的书,往往也转借给我妻子看。这天,金华又转借了一本书,一本封面和内页都已十分破旧的书。妻子拿回来一看,发傻了。竟然是《复活》。扉页上的一方红印还在。虽然面目全非,但书确实还是那本书。她立即又给我看。我既惊又气更悲。惊的是失而复得。气、悲的是那些人是如此卑鄙地将书占为己有,而又如此加以糟践,使我惨不忍睹。怎么办?把真相告诉金华,物归原主?再想,不行,他将从中为难。我们最终还是决定,默不作声,归还金华。再一个原因,书,已被人糟践似此,实在已不忍再睹。只顺便问了金华一句,“书,是向谁借的?”他说:“歪颈子小操!”

“对,那天来抄家的人,我认识的,只有一个小操和一个小童,其余不大认得。”我妻子说。因为这两人,都是我们街道上的“芳邻”。

没多久,凭胡蹦乱跳,造反打“黑”,好不容易“混”了份“工作”的小童,竟在“上班”途中,骑自行车一头冲进青弋江里,淹死了。而我,却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活”了。以后,重买 一本《复活》,并陆续买了更多的文学名著。至于那“歪颈子”,自然还是歪颈子。不过,早前看到时,也日显衰老,没那时神气 。他手里的《复活》呢?还是问他吧!不过这多年,已没见着这个人。待我想再告诉金华这件保持了二十年的秘密时,他不幸,已经因病去世,过早地离开家人和我们这些老邻居。

(为尊重本文有关当事人的权利,故隐去其真实姓名.)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