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记得小时候  

2010-05-06 20:0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我的祖父

记得小时候,爸爸跟我说,他小时,他的祖父为了帮本族打一场官司,几乎卖掉了全部家产,从此家道中落。他的父亲,一生在老家清贫务农,默默无为。而他自己呢?则凭自学自闯,终于闯出山外,谋得生计。

有一次,他回老家探亲。几天后的一个凌晨,天还未亮,他要告别双亲,踏上返程的崎岖漫长的山路了。他的老父,起床把他送到门外。在黑暗中,面对老父的颤巍身影,爸爸一阵心酸后,从身上携带的为数不多的盘缠里,抓出几枚钱,塞向老父的手心,老父颤抖的手却未抓住,钱一下散落在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地上。老父在黑暗中不知所措,只得蹲下身来,用双手遍地摸索,摸索。

爸爸不能再等待了,在黑暗中, 含泪匆匆离去。他知道,老父要在那门外,颤抖着等到天明,才能一一找到那几枚钱。

2、我的小伙伴

抗战前,我是在老家出生,在南京度过童年的。四年的初小 生活中,先后有过一些要好的小伙伴,包括男孩和女孩,但早就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姓名。很多故事,也已在脑海里完全消失 。而有一件事,我却始终未忘。

我家住的房,是租的,普通的住宅平房,只一间,堂屋、厨房与人共用。冬天冷,夏天热。所以到夏天,我最喜欢的,是吃西瓜。那黄瓤的马铃瓜,又甜又香又脆。可是哪能天天吃。纵然吃,也只能分成多瓣,一人一两瓣而已。我最怕的,是给父亲打扇。因他身体较胖,怕热。到写字做事的时候,自己不能搧扇,便要我们给他打扇。往往打得我两手酸疼酸疼的,实在受不了。

有一年夏天,是星期日,一个与我要好的小伙伴,专门邀我到他家去玩。我第一次走进了所谓的“洋房”;第一次登堂入室,见识了那两层楼的豪华装饰;第一次踏上了他家大厅里的红地板,并与他两人席地而坐,嬉笑玩耍。他叫佣人丛冰箱里(一个放有冰块的保温柜里),捧出了一个很大很圆的西瓜,一刀两半。小伙伴径直递给我一半。我捧在手里,冰凉冰凉的,没吃,心里就已凉爽了。正愣着。“吃呀!”他又递给我一把小勺子。什么时候,他已叫佣人把一座我还没见过的台式电扇也拧开了。我就在阵阵凉风的吹拂下,一勺一勺地大口吃着又冰又甜的西瓜。不一会儿,竟把半个西瓜的红瓤吃得干干净净,见到了白瓜皮。

到这时,我才觉得有点难为情,脸不禁红了。我那小伙伴,却好奇地望着我,开心地笑了。

3、我的老师和国语课

“中山路,逸仙桥,平坦坦的大道。朋友多,先生好,闹哄哄的学校。·······”这是我小学期间启蒙母校——南京市逸仙桥小学校歌的开头几句。是的,那时的中山路、逸仙桥,除了平坦、宽敞,车辆和行人并不多。而学校,却相对显得有点人满为患,但秩序井然。

当时的老师,是很严肃的。特别是一个姓韩的男班主任,黑黑长脸,手执藤教鞭,同学们可怕他了。 谁在上课时有点小动作,说不定就要挨上一鞭。但,同学们又都尊敬他,爱听他讲时事,教国语课。他 沉痛地讲述着“九一八事变”,生动地描绘着“东北抗日义勇军”,悲愤地指控那“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公然在我国土上侮辱我国家和同胞的帝国主义者。他说,“我们不能再做一头听任豺狼虎豹作威作福的睡狮了,要做一头怒吼的醒狮。”他还一字一句地深沉严肃地朗读、讲解国语课本中《最后一课》的课文,让我们仿佛就是那课文中的法兰西老师和同学,他们悲痛而又极其认真地上完了在异国占领下自己的最后一课。他用粉笔,在大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毋忘国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我们当时虽小,但都懂得,我们宁愿挨韩老师百鞭千鞭,也不愿当一天亡国奴。

4、结语

中青年朋友们,您肯定也记得小时候,但绝对不是像我那样的小时候。那是个一去不复返的“小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