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大哥  

2010-07-27 17: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哀悼亡兄

2003年10月1日(农历9月6日)凌晨,吾兄寿松在江苏省武进市湟里镇逝世,享年81岁。谨作七侓一首,以哀悼之。

遽隔苍穹一万重,梦中何日再相逢。

孤灯未尽人先去,长夜方明楼亦空。

犹想夏村追弟事,难忘湟里举杯容。

哭兄应是登高处,远等归鸿近傍松。

注:1944年冬,我在校投笔从戎,兄得知后,立即快步追至60里外的学校所在地夏村,但为时已晚。

——作于2003年10月

 

大哥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大哥去世,将近七年了,多么好的一个人啊!在多灾多难、抑郁寡欢、背井离乡、无依无靠中,方度过八十一个春秋,便独自地无声无息地 离去了,与我们永别了。看着他,穿着那身上下颜色显然不同的蓝中山服(大概是他当时自认为最好的一套服装),胸佩一枚金属奖章(大概是他一生获得的最高荣誉),照出这张像,就能看出,他确实是一个,秉承家庭清白传统,遵循上辈谆谆教导,老老实实做人、忠心耿耿工作的好干部、老会计。他把这张像寄给了我,就似乎已在向我暗示和交代,他说不定将要走了,真的永远地离开我们了。文章打到这里,我已老泪盈眶,两眼模糊,心里十分难受。但我不能不继续打下去。这是我不能不做的事,不能不说的话。

早在抗战前,我们家在南京,我读初小,他读初中 ,两个人睡在小厢房的一张床上。不知什么时候起,他迷上了历史演义小说。他怕给父亲知道,总是暗下躲着看,只我一人晓得。那时,他是没钱买书的,要到外面书摊上去租,看完,再去换。但又怕引起父亲注意,所以,总是我去代他换。后来,他看过的,我也接着看,慢慢也看上瘾。我记得,从《东周列国》起,一直到什么《隋唐演义》、《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薛刚反唐》······只要是书摊上有的 ,几乎都看遍了。他为看小说,可没少挨打。有一次,他躲在帐子里看,被父亲逮个正着,鸡毛掸帚的长柄,像雨点般落在他身上,跑也跑不掉,真叫惨。我现在想想,还正是这些演义小说,启了我的蒙,让我长了很多知识,甚至,影响我一生。

抗战爆发后,母亲带着我们回到泾县万村(桃花潭)老家。屋后邻居,就有一位老先生(前清秀才)教私塾。所以第一年,哥哥和我都上了他的私塾。哥念的是《古文观止》、《唐诗三百首》。我念的是《四书》、《幼学琼林》。因为都在一间屋里,先生给他讲的,他念的,有时我也听着。对古典文学、诗词的接触,我也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到我小学毕业,上初中了,他已上高中。学校在离家三十里地的茂林,必须寄宿。所以每次,我都是跟他一道翻山越岭,到学校去或是回家。为了求一个较好一点,有利于学习和生活的住宿条件,他和几个同班又是同乡的学生,在校外租了一间屋,并把伙食包给房东。我,也一直都是跟他在一起,唇齿相依,抵足而眠,从未分离。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当然也在潜移默化地熏陶着我,教育着我。应该说,我就是他的第二,他的影子。

他高中毕业后,为了要减轻母亲的家庭负担,便在自家村里的小学(扶风小学)教书。此时,我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中途辍学。除了在家饱览家中的和他借来的各种古今小说外,还在小学里,接触到他的朋友和同事,使我增添了多方面的知识和兴趣。他的同事“汝廉先生”,虽然短短的一生,只是一个贫穷的乡村教师,可多才多艺,无所不通。我在他那里,不仅开始学着刻钢板。印油印,还对美术字、篆刻、胡琴等等,都产生 浓厚兴趣。他向人借来并全文临摹的美术字《琵琶行》,让我爱不释手。他得到的一本《雪凡道人印谱》,更让我大开眼界。他在元宵佳节玩龙灯时,随班子演唱的昆曲,使我不由得不惊诧他的唱腔功底,也使我第一次欣赏到 古典戏曲之美。这一切一切,都为我以后的人生道路,在铺垫和夯实着必要的但又是无形的基础。事实也一再证明,大哥,他是我天生的伙伴和依靠。他到哪里,我必定也会跟到哪里。他也始终是那样爱护着我,拢紧着我。

然而,天下无不散之筵席。1944年秋,家庭情况稍好些,我一人,又到六十里外的石台县崇实中学读书。一学期快结束时,在当局和学校动员号召下,我凭着年轻人的热血和勇气,没有考虑家庭亲人的感受,也没有事前告诉他们,就贸然决定“投笔从戎”。并立即随队出发,前往屯溪。当家里收到我临行前发出的一封长信时,自然“炸开了锅”。母亲虽然急,但是小脚,无法去追我。大哥便立马动身,一口气,快步赶了六十里山路,气喘吁吁地赶到学校,可我已“人去楼空”。可想而知,他是怎样垂头丧气地失望而归。听说他回到家后,曾大哭一场。是的,在他心里,不能没有我这个弟弟。

大概,上苍也被他感动了。我在屯溪因体检不合格,被退回 。大年三十晚,家里,忽然敲门进来了我这个又出乎他们意料的“风雪夜归人”。那摸样,一身泥泞和狼狈,无法形容。当母亲、大哥认出并猛醒过来后,他们便立即张罗着给我换衣,让我吃饭,竟没一人责备我半个字。这一下,倒使我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 。

我回来 不久,大哥却走了。经亲戚介绍,他到离家八十里地的县城,在法院里当“录事”。最小的职位,最低的薪水。但他,省吃俭用,接济着母亲。后来我重新上学时,一缺钱用,也只有往他那里跑。他宁可设法借支下个月的薪水,也不让我空手回去。

抗战胜利了,我两也离得越来越远了。我先后在芜湖、南京、芜湖读书,他在溧阳、金坛等地田粮部门当小职员,很难见到面。解放后,我参加革命工作,他也被留用,分配到武进粮食局当会计。最后,又被下放到离武进城还有不少路的湟里镇粮站。我们在两地 ,经过数十年的风雨沧桑,我,从未能去看他。他,也再未见过我 。而我却知,他在这期间的处境,也并不比我好多少。在有些方面,则比我更难过,更不幸。

解放前后,他一直要尽自己的一切可能,接济老家的母亲和弟妹。大嫂,先住老家,后来到芜湖,但,就是没有条件去与他团聚。1949年,在芜湖的自己娘家,患病身亡。唯一的幼子,也只得长期由芜湖的外祖父母扶养。他则尽力负担着抚养费用。第二年,母亲又不幸去世了,我和他都回到老家,老屋,也都只有痛哭流涕,没能最后见到母亲一面。事后,我先走了。而他,还负担着为母亲丧事所负的债,还要继续资助弟妹的生活、学习费用,直到他们读完大学。他就是一直这样,像默默耕田的牛那样,走着没完没了的坎坷道路,尽着没完没了的大哥责任,承受着没完没了的精神和物质压力,而无怨无悔。

相隔二十八年后,我和静华俩终于翻身出头 。我第一个要去见的人,就是大哥。一火车乘到常州。再转汽车颠簸到武进县湟里镇。按信上地址,一家家寻找门牌号码。终于在一幢与其它较好房屋极不相称的旧平房门口,看到大哥。他衰老龙钟了,他惊异愕然了,他喜出望外了。后来的大嫂,是当地人,没正式工作。看样子,也是个厚道人。他俩和两个正上学的儿子,热情亲切地招待着我们。吃饭,专门为我们备了菜和酒,睡觉,专门腾出了另睡在粮站里的两个儿子的床。久别重逢,话反而不多了,也不知从何说起 。

看着他们的拮据艰难。我们也不忍多住,反正见着了就行,第二天便匆匆告别。在此以后,我因出差而经过沪宁线,曾先后两次中途下车,特地去看他们。他们的生活条件,始终还是那样。而两老的身体状况,却一次不如一次。大哥行走蹒跚。大嫂则在做临时工时腰部受损,难以劳动。 再往后,更大的灾难降临,他们好端端的一个小儿子,竟忽然暴病身亡。未过几年,大嫂又一病不起,先大哥而去。天公,却如此不公,把一桩桩无情的横祸,全落到了一辈子为人善良的大哥头上。他受得了吗?他能健康长寿吗?

不能,显然不能,他自己也知道不能。他在竭尽全力,给儿子找到工作,成过亲,另立了门户;还把小旧平房翻盖成毛坯的小楼房后,大嫂就不幸去世了。他一人独住在小楼上,吃饭靠儿子送。通过信件,我知道他,已在利用全部闲暇时间,写一部长篇小说。因为我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多次在信上这样说),所以曾把稿件的开篇一大段,寄给我看。我看得出,小说毫无为他自己树碑立传之意,而是另有现实主题。他还告诉我,他将要把一件重要的东西交给我,并嘱咐我,一定要妥善保存。结果,小说确已基本完稿,并送出版社看过,但未能如愿出版。而重要东西,最后真的寄给我了。

原来,是母亲1949年中秋节写给他的一封亲笔信,一封最后的遗书——。他又写信特别提示我,母亲在信上说,“做娘的心个个是一样爱”。我知道他这一果断决定和行动的含义是——他将要走了,但这封珍藏了足足半个世纪,记录亲情,记录家史的惟一遗书,比什么都宝贵,决不能丢失,要传承下去。我为这封遗书所震撼,为落在我肩上的重担而感到责任重大,便将原信慎重保存,将复印件分别寄给大哥和弟妹。他收到后非常满意。

他走了。他选在一个举国同庆的重大节日——2003年10月1日凌晨 ,在小楼上,一个人悄悄地走了。了了最后一桩心事,抱着小说未能发表的深深遗憾,走了。一个出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期,身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革动乱、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事件,备尝颠沛流离、羁旅他乡而又连遭丧母、丧妻、丧子之痛的好大哥,就这样永远地走了。他最后留给我的,只是这张照片和我受托继续予以珍藏的一封母亲的信。这封用毛笔写的,纸色已经发黄的书信,除永远在说: “做娘的心个个是一样爱 ”以外,似乎又加上了一句:“做大哥的心也个个是一样爱”。

——作于2010年7 月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