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芜湖遐想  

2010-09-08 17:4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很远很远的时候,从西向东浩渺磅礴的长江没有名字。 从南边的崇山峻岭中蜿蜒奔流而出的青弋江,也没有名字。在后者流入前者的右岸三角洲地带,是一大片像是湖泊实为沼泽湿地并有丘陵起伏的地方,野苇丛生,芜藻密布,鸠鸟云集。后来,人类也在此繁衍生息 ,给这大小 两江都取了名。这块地方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先叫“鸠兹”,后叫“芜湖”,别称“于湖”(很大的湖)、鸠江。是的, 这块地方,原本是水和山相互辉映,野生动植物与人相互依存,除了天籁就是宁静,除了绿色就是灵性的真正的天堂。按今天的标准,说什么它也应该是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可惜,它已很早很早地离我们而远去又远去了。今天,只有让我们在想像中去品尝那原生态的真、善、美吧!

滔滔不绝的长江,裹挟着无穷无尽、周而复始的季节轮换,东流,再东流。不知过了多少年,凭着大自然的造化力量,这里的大片湿地逐渐缩小了,分化了,有了更多的绿色原野和葱翠林木。人们不仅有了自己的房舍和聚居地,还有了自己耕种的田亩和安居的城池。但看得出,宾不夺主,大自然仍旧是这片广袤沃土上的主人。与“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情景相似,距今一千多年前的诗人刘秩,在过芜湖时的第一印象,也就是“荻林秋带雨,沙浦晚生潮”。刘秩显然对当时芜湖的地理 、历史都有所了解,他在這首诗的开头虽只称 ,“百里芜湖县,封侯自汉朝”,而没有往下细说。可是他肯定知道,尽管管辖达百里之遥,而县城实际只占 “弹丸之地”。位置也只在离江口尚有一两里路的青弋江畔。除只需十分钟即可穿越的小县城和附近的零落村舍 ,以及分散在各深幽僻静处的几座寺庙、道观外,这里 ,仍然是无穷无尽的滚滚江河,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起伏的山峦,纵横的阡陌。大自然的宝藏和生灵,并未受到过多的侵害或干扰,人与自然,还始终是那样安谧和谐地共生共荣着,人还是融合在自然之中。

这种天人合一 的神圣美好境界,还反映在古代到过芜湖或曾居住于芜湖的其他众多文人墨客的诗词中。如浙江绍兴和靖先生林逋的《过芜湖县》:“诗中长爱杜池州,说道芜湖是胜游。山掩县城当北起,渡衝官道向西流。风消樯碇网初下,雨罢鱼薪市未收。更好两三僧院舍,松衣石发斗山幽。”他大赞芜湖是“ 胜游”之地,哪一点离开了人与自然的紧密和谐关系? 结尾一联则更妙,竟把两者完全融为一体了。再看南宋芜湖状元、爱国诗人张孝祥的《蝶恋花·怀于湖》:“恰则杏花红一树。撚指来时,结子青无数。漠漠春阴缠柳絮,一天风雨将春去。  春到家山须小住,芍药樱桃,更是寻芳处。绕院碧莲三百亩,留春伴我春应许。”他重任在外,怀念的仍是家乡慲树的红杏花和那将结出的无数青果实。还有那庭院里的芍药、樱桃,绕院三百亩的碧莲。为了这些,他甚至异想天开地要留住春天,不让它再悄悄地溜走 。他对自然风光、花草树木的热爱和眷恋,其程度已可想而知。

可惜我不是古人,而是今人。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曾经随大人来过芜湖。接触的只限于离江口不远的河沿一段。这里,与从老城内延伸出而直至江口的“十里长街”平行,也有众多商号。所见的一切,虽已与古时面貌大相径庭。但那河下林立的桅樯,岸边渔人的罾网,忙碌地搬运着货物的人和独轮车,也还留着点“风消樯碇网初下,雨罢鱼薪市未收”的意味。

1946年,我已是一个成年人,独自来芜湖读书,开始观光鉴赏着千百年来古人留下的人文杰作——“十里长街”。这时,虽然古县城的城墙已没了,但林逋诗中提到的属于老城区的“鱼市街”、“薪市街”都依然完好。与之相连的,还有他 诗中未提到的“米市街”、“花街” 。这些狭窄曲折的小街巷,尽管已不专卖 什么货物,而那街石上被人踩踏出的如镜光泽,被独轮车滚碾出的道道沟痕,仍使我仿佛嗅到了千百年遗留下来的浓郁腥味或淡淡清香。

1948年,我因上学而有幸生活在与“ 碧莲三百亩”“陶塘”(今“镜湖”)相呼应的“赭山” 。那时的“赭山 ”和南麓的“广济寺”,虽早已见不到另一古人(芜湖县尹欧阳玄)诗中所描绘的“龛灯未灭林鸦起,花雨初收野鹿嗥”的场景,但,“四壁白云僧不扫,一竿红日塔争高”的清净无尘、超凡脱俗 情趣,依然存在。学校虽未能像宋黄庭坚在此的读书处那样,“青幢碧盖俨天成,湿翠濛濛滴画楹”,但几间“陋室”,也未大妨碍此山的青、碧和天成之貌。

1949年,我在芜湖参加了革命工作,又有幸进入老城的老县衙,并在那里生活了几个月。我不知这旧衙门里曾经有过多少个县官和大小幕僚上任又卸任,一茬又一茬。只觉得那些低矮参差的旧平房、寂寥的院落,实显得有点狭小、凌乱和 寒碜。倒是县衙前那座类似城楼的高台,却真的具有一种雄伟肃杀之气。据传说,那是三国时周瑜的点将台。

就打1946年算起,我在芜湖已生活有六十余年了,就是这么懵懵懂懂、忙忙碌碌、跌跌起起,而从来没有对这第二故乡作过仔细琢磨。还是到了耄耋之年,自寻其乐,才想着查查芜湖的来龙去脉和关于它的历史资料、文学作品。还翻倒出自己的有限经历和记忆。这才初步明白,并不觉在脑海中勾画出了一幅幅富于中国韵味、芜湖风情的美妙山水画作,并深深感染、震撼着我的心灵。

清晨,我伫立在镜湖(昔日“陶塘”)之滨,俯首察看,张目远眺,又从遥远的过去,水墨画般的昔日芜湖中,忽然走了回来。一转换间,不禁感觉到眼前那些人工布局的花台、假山、草地、树木和亭台楼阁、喷泉雕塑 ,怎么看也呆板乏味,缺乏生气。再看那较远的风景线上,尽管有沿湖垂柳、半月 拱桥、常绿乔木等惹人注目的景色,但在 一座座无序高耸、貌似碉堡样建筑物的大背景下,也显得微不足道,难以引人入胜。湖畔的偌大混凝土广场,看不见一只飞禽。广场中央的青铜雕塑上,倒有几只振翅欲飞的鸠鸟,可惜全是假的。再习惯地从湖边眺望赭山,竟被众多 高楼大厦挡住视线。好不容易从楼缝中找到,也仅仅是山顶的一小部分。要不是有那山顶瞭望塔作标志,还很难发现。发现了又如何?它早已变成密密麻麻的高大建筑群中的一座孤岛,是游乐园,是运动场。不说早已无珍禽异兽,纵有,也早已被吓得远走高飞了。还要看鹿吗?有!请购票到动物园。再近看镜湖,先在美丽的“迎宾阁”边,还有一点张孝祥所说的“碧莲”。自将此阁改成酒店、咖啡馆后,什么也没了,增添了一汪污水和难闻异味。至于离镜湖不过百米之遥的“长街”,则早已被覆盖、被“改造”得难寻踪影。相对较完好的包括“鱼薪市”的老城一小段,现又已启动了“改造”。··········

啊!芜湖!芜湖?,山,被围困;湖,将窒息;人,在膨胀;城,在彻底变样,立体扩张,又扩张。昔日,一望无垠的田野,近在咫尺。今日,想找一片幽静空旷之地,也着实难上加难。面对此情此景,又怎能不使我顿感有所失落和惆怅。

一次次“改造”,一次次“拆迁”,我真不知要搬向何方为好。如果不说别的,单叫我来选择居住环境,那我一定不会选择今日这不是芜湖的芜湖,而选择那昔日真正的芜湖,或者鸠兹。

 

 

芜湖遐想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