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荆棘王冠传奇(一)  

2011-04-22 21:2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文学剧本 )

前言

十余年前,我完成了一部以侓师为题材的电视文学剧本的试创作,全文十万余字,仅请芜湖市老年大学文学班卲庆春老师看过,他也作了肯定性评价。但一直搁置至今,未予处理。今经过再次整理,决定在我的博客上陆续发表。敬请博友和访客一阅并指教。

一、 序幕

一九九〇年。

天气晴朗。武湖市的汽车轮渡口,渡船靠岸了。一辆辆汽车相继开上岸来,掠过树立在路边的一块“武湖市欢迎您”的高大油漆标牌,驶进繁华的市区。其中一辆黑色“上海”牌轿车内,坐着三位身穿浅灰色侓师服装的年轻侓师。他们是两男一女,胸前都戴着那金色的有天平图案的徽章。在斜射入车窗的阳光照耀下,徽章闪烁着光芒。

三人中的一位戴眼镜的男侓师,约三十余岁。他从车窗看看市容,有礼貌地对坐在前面的驾驶员说:“张师傅!请您在大江侓师事务所门口停一停,耽搁一下,好吗?”

“好唻!”戴墨镜的年轻驾驶员回答。

三十岁不到,颇有风度的女侓师,看看手表,笑着问:“快五点了,又是星期六,令尊大人还会在所里吗?”

“会,他是一贯遵守作息制度的,今天又是他的接待日,准在那里。”

“令尊的工作精神真值得我们学习!”另一位男侓师也不禁由衷地赞誉起来。

“有其父也必有其子哦!“女侓师诙谐地接着话,又微笑着瞅了瞅戴眼镜的男侓师。

“看你,又来了不是!”戴眼镜的男侓师觉得有点尴尬了。

车里热腾起来。

汽车在市内宽敞的马路上行驶着。

 

一座造型别致的三层楼独立建筑物,坐落在离闹市区不远的一条较为幽静的巷道内。门前还算开阔,有树木、花坛和可供停放汽车、自行车的场地。门边悬挂着一方有中英两种文字的黑底金字的牌子。这里,就是名扬海内外的“大江侓师事务所”。

为各种法侓事务而来找侓师的人,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

 

侓师事务所的接待室内,桌椅、沙发,安放得井然有序,装饰素洁高雅。墙上,还悬挂着一幅幅有“先进集体”、“法侓卫士”、“一身正气      两袖清风”等字样的锦旗、奖状。

电子钟的时针已转过“5”字,一老一少两位男侓师还在分别接待一男一女两位来访者。

在一张办公桌前端坐的那位衣着整洁、满头白发的老侓师,他正在戴着老花眼镜认真地审阅一份材料。他的桌上,除一些书籍、资料和书写用具外,还有一块由所里统一制作和安放的侓师姓名标牌,上面有用仿宋体字书写的“吴伯谦侓师”五个字。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用期待的目光望着这位老侓师和他跟前的材料。

“嗯,这份合同基本上可以,但有些条款还必须进一步斟酌,特别是违约条款。”老侓师吴伯谦嘴里在说着,目光还停留在材料上。

“那么,······”对方想急于知道这位老侓师的具体意见。

“不要着急,还来得及,我把它带回去,晚上再看看,好吗?”老侓师放下眼镜,抬起头,征求对方的意见。

“那太好了!那我们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两点,我准时到你们公司去。”老侓师态度和蔼,嗓门也不高,但却斩钉截铁,毫不拖泥带水。

“那好!那好!”来客高兴地站立起来。“明天下午我们派车来接您去。”

“不用派车,我上班喜欢骑自行车,顺路先到你们那儿,路不远。”老侓师也站立起来。

“是吗?这······那太劳驾您了,实在不好意思。”来客似乎熟知老侓师的脾气,虽有犹豫,还是觉得尊敬不如从命。

“不要客气了,这是顾问侓师的分内事,不然,你们公司聘请法侓顾问做什么!就这么定了,明天再见!”老侓师伸出依然富有活力的结实的手。送走客人后,回到座位,又拿起那份材料,并随手取了一支红蓝铅笔,全神贯注地重新看起材料来。

另一位青年侓师,在热情、耐心地接待完最后一位来访者一一 咨询遗产继承问题的中年女性后,看看墙上的时钟,便起立向老侓师说:“吴主任,晚上七点整,我还要到宾馆参加与外商的谈判,我先走一步了。您也早一点回家吧,不要太晚了!”

“快走吧!你爱人出差不在家,你还得回去烧饭,安排好孩子,时间也够紧的了。”老侓师关心、体贴地回答着。

 

接待室内,老侓师吴伯谦正在埋头工作。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他没有发觉。

戴眼镜的青年侓师在门口出现。他愣了一会儿后,喊了一声:“爸!”

老侓师闻声抬起头,用手摘下眼镜,惊奇地注视着来人:“忆红!这会儿你怎么来了?就你一个人吗?”

“不,还有两个,一道来的,他们,······”年轻人的意思是指门外还有两位没好意思冒昧闯进来。

“还不快请他们进来!”老侓师忙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门口,立刻又进来两个人。他们含着尊重的笑容,齐声向老侓师问好:“吴老!您好!”

“好,好!你们好!”老侓师也笑容可掬地伸出手。“啊!小朱!小李!请坐!请坐!”

握手后,两位客人分别入座。老侓师要为他们倒水,儿子立刻上前:“爸爸,我来!”

“你们三个怎么有空凑在一起到武湖来了?”老侓师关心地问着。

儿子边端水边回答:“我们三个都是这次访日青年侓师代表团的成员,昨天在省里集合,要赶在后天到达北京。”

“在临行前,我们都想来看望看望您。”另一位年轻人接着说。

“啊,我听说过了。好,去国外看看,机会难得,心怀祖国,放眼世界嘛!”老侓师喜形于色,他一面不断点头表示支持,一面习惯地看看手表。“啊呀!时间不早了,走,我们回家去谈。”他麻利地站起来。

“好,也到点了,我们有车。”儿子赞同。

 “对!今晚你当炊事员。”父亲补充者。

“吴老!听说您是一个人住,我们这么多人去,恐怕太打扰了。······”另一位青年侓师有分寸地提出异议。

“不,不,别看我平时只一个人住,我的食品储备保证够你们吃的。”老侓师坚持己见。

“吴老!还是忆红一个人去吧!我们还是到旅社去,明天再来看您。”年轻的女侓师再一次恳请。

“不,岂有过门不入之理,粗茶淡饭,也算尽地主之谊嘛!怎么能让你们到外面去吃饭?何况忆红的烹饪手艺还是可以的。哪个地方真要缺厨师,他还真能滥竽充数哩!”老侓师够执拗的。不过言带诙谐,使大家都笑了。

“那就一起回家吧!一切有我,不要客气了。”儿子支持父亲的意见,笑着对两位年轻伙伴说。

 

黑色的“上海”牌轿车又奔驰在柏油马路上。穿过了琳琅满目、繁华喧闹的商业街,又驶入了水如明镜、柳若佳人的市心公园。

一座雄伟的十层楼建筑物出现在车的前方。

 

“忆红!停一下!”老侓师忽然招呼停车。

“啊?行!爸爸!”儿子先是不知父亲为什么叫停车,但很快就从父亲专注的目光中领悟了父亲的意思。“张师傅,请停一停!”他立即告诉驾驶员。

汽车在离大楼不远的地方,在路边的柳树下停住。

老侓师推门下车。青年人也一个个跟着下来了。但两位客人,因弄不清老人的停车意图,有些茫然。老侓师环顾一下湖边的景色和周围的建筑。最后,还是把那凝重的目光,落在眼前不远的这座大楼上,落在“武湖市工人文化宫”这几个巨大醒目的建筑物标志上。

儿子骤然严肃起来,那明锐、深沉的目光,也投向这座建筑物。

客人在猜测这父与子的目光之谜,心灵之谜,但如堕五里雾中,不着边际,也只得随着这父与子的沉默而保持着沉默。

“我想起来了,还是这样吧!”老人终于回过头来,打破了沉默。“忆红,还是你带着三位客人到你妈妈那儿去。她早就盼望着你回来了,一切也早已有所准备,招待客人会更周到一些。”

“那您呢?”儿子轻声地问。

“我就不去了。说实在的,我也有些累了,想在这里先安静地坐一会儿,再步行回家。晚上,我还有点事要办哩!”老人说着,又转过身向着客人,颇有歉意地解释:“实在对不起,看我这人,临时又改变了主意,不能奉陪了。不过,忆红他妈那儿,确实会比我招待得更好。你们也够累了,就快去吧!”他说得认真而又诚恳。

“那,······那好吧!”儿子了解父亲,了解他的心情,也只得依从了。“那您也早一点回家吧!明天早晨我到您那儿去。”儿子说。

“明早我在家等你,别超过七点半!”父亲叮嘱一句。“再见!”他又向客人伸出热情的手。

除老侓师外,其他人都又上车了。客人从车窗伸出手,有礼貌地说:“再见了,吴老!”

老侓师凝视着渐渐远去的汽车,又久久仰望工人文化宫这一幢巍巍建筑。他是为这美丽、雄伟的城市风光所陶醉吗?是,也不是。他还触景生情,再一次想起了往事。

啊!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传奇般的往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