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信键涂鸦乐其中。胡乱诗文漫作画,任它双眼醉蒙眬。

 
 
 

日志

 
 

荆山无泪( 文·图 )  

2016-01-03 20:0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五八年的荆山,是采石场,是“右派”劳教的场所,但也还有少数从事开山放炮的劳改犯。所以,它是基本上与世隔绝的一方禁地。

与它相伴的是一片野塘。

当时的荆山,只有滋润它生命的塘水,没有侵蚀它生命的泪水。

今天,它更无泪水。

一、

重探荆山

时间,在不知不觉里,过去了五十七年零五个月差十四天。当我,隔这么多时候,这么漫长的岁月,于20151230日,在芜湖市区乘21路公交车,重新探望这个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的“荆山”,而又如愿以偿地再次到达这个“荆山”后,却不禁不知所措地陷入一片惊异和茫然中。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这四下里,俨然是一个已具规模的小镇,水泥路四通八达。不仅有公交站,还有交警中队的显著标牌。而昔日方圆数里连山傍水,只有公安干部带着一大队“右派”劳教分子和少数犯人在这里劳动改造的一方特殊禁地——“荆山采石场” ,则已完全不见踪影。 我深刻记忆中,那除了石头就是荆棘的大荆山,那不时放炮开山的大“堂口”,那铁锤砸石、扁担挑石、板车拉石的一片紧张、嘈杂的劳动场面;还有那,几间大草屋和里面地上垫着红砖、铺着稻草的一排排“通铺”,则也已永远成了历史。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采石场和劳教队都没有了,荆山我也找不到了。连问几位当地人,才确认那“荆山中学”前面,有庙而地势较高的地方,就是荆山。我慢慢爬上高坡,走进庙里,善男信女们正在结队念经拜佛。在看了看四周环境后,一堵斑驳的石壁,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知道老芜湖十景中原有“荆山石壁”一景,不过,在当年劳教期间,尽管我身在此山,也无缘与之相识。我问了一位上点年纪的信女,“请问,老芜湖的十景之一‘荆山石壁’ 在哪里?”她回答的很干脆,“已没有了”。我终于找到坐标了。这堵迄今还没湮没殆尽的石壁,应该就是当年的开山“堂口”。从庙宇到学校,一直往北的所有街巷、商店和住宅群,早已完全代替了昔日的劳改、劳教场所。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荆山无泪( 文·图 ) - wsc1928 - wsc1928 的博客

山,几乎找不到 。而水,我们昔日栖息地的旁边,那片得之天赐,早晚赖以洗漱沐浴饮用,宽广、清澈的一泓野塘,却依旧生机盎然。配上新添的树木、房舍和环境绿化,更显出了它的美丽和诗意。   

说到水,应该更不能忘记的是,沿芜湖的青弋江溯流而上,约十华里之遥的“濮家店”。那里有个古老的渡口。乘小木船渡到南岸,就有一条土路,直通荆山采石场”。这是当年我们和我们的亲属能进出这一禁地的唯一通道。它目前的情况如何,还有待我再去探访。

2016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