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sc1928 的博客

人生易“脑”夕阳红, 网络情缘博客翁

 
 
 

日志

 
 

那花台?那花?  

2018-07-01 20:4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年前,皖南群山之中,桃花潭畔,有一个古老山村的一幢徽式老屋 那老屋的一家天井里,有一个长方形的很大很高的花台。 花台里的花木,大株的,是年年盛开、或微紫或淡红、素雅清秀、朵朵喜人迎人的球状花卉;相伴的另一小株,是无论炎夏寒冬,都不时绽露娇小红颜,但却枝干带刺,不喜人随意侵扰的常绿灌木。听大人说,它们叫绣球花和月月红。是的,庭院有了它们,一进门就情不自禁,觉得鲜活可爱,生意盎然,使老屋不老,处处洋溢着一种独特的古色古香,清人耳目,沁人肺腑。

看那古砖、绿苔、浓荫,就推断出它们已年代久远,像是早就与屋同生,与世俱传下来的老屋的半个主人。一直轮到我这个忽然随大人寻根来到的小孩,竟不知不觉也接着与之相依相伴,在看似互不经意、互无交流中,也度过了八年之久。说不经意,毫无过分。它们的生存生长、花开花落,有史以来,只一贯上仰于天,下俯于地,与风霜雨露相濡以沫,相亲无间。而我们,充其量只给它倾倒些残茶剩水,扫一扫残花落叶,仅此而已。直到临别,对它们,我竟也未曾想起说一声再见,而好似不屑一顾。

人过中年,又一个真正的春天来到后,我这个已长久寄迹于长江之滨的思乡游子,终于又圆了回乡之梦,回到了物是人非的山村老家。屋,已更老了,旧了,破了,但大体还是原来的模样,可独独没有了那花台,那花。不知怎么,一时竟使我怔住了,感到异常失落,回家的良好感觉顿然消失殆尽。至此,我才觉察到,我与那花台,那花 ,在那以往的八年岁月,日积月累 ,潜移默化中,情已有多深,谊又已有多厚!

八十年后,我,这个实际上已根植异乡,但却说什么也难忘旧事旧情的耄耋老人,凭着自己的执著思念,我踏遍花市,寻找心中的那两种花。但踏破铁鞋无觅处。绣球从未见到。月季则没有我心中的那种小花月月红。

去年终于在网上买到了绣球花苗,并勉强在市面上买回了两株所谓的月月红。我不惜辛劳,在阳台上,花盆旁,几乎天天看望,时时呵护,直至今春,又终于获得了双喜临门,双双打苞,双双开花了!为了营造一个像往日老家一样的绿影浓荫氛围,还有去年同时买的紫藤、凌霄、栀子花、金银花,也都长势良好,金银花已是第二年开花。我,不由得又写日志又一再拍照·····

谁知道,慢慢的,我乐不起来了,月月红,花虽好,但却还是大花,而且只有两朵,开后不久即谢,再无起色。绣球只有五朵,到后来一律大红,而且越开越大,大得令人惊讶,毫无昔日那种素雅清秀之姿,朵朵喜人之品。在它到了个个弯腰驼背,不胜重负,并呈现出满脸愁容之时,我也就只得一剪了之了。

还好,阳台上的绿影犹在,疏荫暂存。但是,我也已更加深知,我只能思念过去,而绝无可能再生一个过去,哪怕是一点点微小的过去。铭记着,牢牢把握现在,好好珍惜今日吧!今日也即将成为过去。

20187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